• 首页
  • 手机致源司法鉴定网
您的当前位置: 司法鉴定 > 法律知识 > 司法鉴定 > 司法鉴定 > 正文

鉴定结论的科学性实际上就是要注重科学精神,把鉴定结论的科学性绝对化、极端化、万能化的行为,有违科学的本质,背叛了科学的精神。鉴定结论具有科学性的论断是有问题的,其中还包含着技术和经验。法庭在遴选鉴定人的时候,不仅要对鉴定人的资格做形式审查,更要对鉴定人的鉴定能力做实质审查。对鉴定结论的科学性的审查还应当排除伪科学的东西。

  无论是英美法系的专家证人制度,还是大陆法系的鉴定人制度,两大法系中专家所形成的证据成果分别对应为专家证言和鉴定结论(意见),这两种制度所形成的证据都是诉讼中不可或缺的专家证据。专家证据属于科学证据,是人类诉讼活动得以顺利进行的重要依赖。这是因为,诉讼乃是一种认识活动,是通过已知的表象证据材料推知已经发生的未知的事实的过程。这种认知活动的完成需要运用大量的认识规律,是多个认识活动的集成。这其中包括专门知识、特殊领域的认识活动。不曾拥有这个学科知识和经验的人——法官——很难完成这种特殊的认知活动,因而,专家证据自然就成了辅助法官审理案件的重要工具。没有鉴定结论这样的科学证据,法官不可能完成审判任务;法官采信了错误的鉴定结论,便会造成冤假错案。由此观之,科学性是鉴定结论的重要属性,是鉴定结论的本质要求。本文将从科学的概念入手,对鉴定结论的科学性进行全面论证,尤其是在鉴定结论的科学性保障方面,展开研究。

  一、科学性是鉴定结论的本质属性

  (一)从两大法系看鉴定结论的本质与要求

  我们从两大法系对鉴定人的选任和鉴定结论的可采性审查方面来考察鉴定结论的本质与科学要求。在英美法系的专家证人制度之下,专家证人由控辩双方自行选择,但是否能够站在法庭上以专家证人的身份作证,则需要接受法庭的审查。英美法系国家对专家证人的资格基本上没有具体标准,既没有学历学位的要求,也没有职称等级的要求,而只是抽象地规定专家证人在一定的知识、经验、技能、训练等方面应当具有优于常人的能力。在法庭辩论中,双方当事人一般通过交叉询问以暴露对方专家证人资格上的瑕疵,从而达到阻止对方专家证人作证的目的。英美法系国家的庭审采用控辩双方对抗的方式审理案件,一方当事人针对对方提出的专家证人的资格进行审查,往往从专家在某个具体的科学领域是否具备一定的知识、经验、技能、训练,包括接受该专业教育的背景、从事专业工作年限、从事专业工作的具体内容、发表论文的情况等,最终专家证人是否是合格的专家证人,由法官根据质证的情况,结合法律对专家资格的一般要求进行裁决。英美法系国家的专家证人资格的核心,就是要考察其是否具备专业知识、经验和技能。对于允许在法庭上作证的专家证人的证言是否具有可采性,核心的问题是看其是否具有科学性。对专家证言科学性的审查,英美法系国家也规定了相应的标准,这其中经历了由Fye标准走向Daubert标准。而无论是Fye案所确定的鉴定方法和技术在相关科技领域被普遍接受才具有可采性的标准,还是Daubert案对“科学”和“知识”的具体要求:

  (1)形成专家证言所依靠的科学理论和方法是否建立在可检验的假设之上;

  (2)形成专家证言所使用的科学理论和方法是否与现有的专业出版物中记载的内容相同;

  (3)有关该理论已知的或潜在的错误率情况以及该理论的研究标准;

  (4)指导相关理论的方法论及具体研究方法为相关科学团体所接受的程度。专家证言可采性的判断,并不是直接考察专家证言是否正确,而是看专家得出的证言是否建立在科学的方法和科学的程序之上,不是凭空猜测和想象得出来的。

  大陆法系国家对鉴定人采用职权主义,对鉴定专家采取事先确定鉴定资格的方法来选任鉴定人。相关部门在制定鉴定专家名册时,一般都非常重视专家的学历、职称、工作单位,因而更注重专家的权威性。只有在某个领域具有权威性的专家,才可能入选鉴定专家名册。因此,大陆法系国家一般都有鉴定机构名册和鉴定专家名册,法庭遇到需要聘请专家就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定时,往往从鉴定专家名册遴选鉴定机构或者挑选鉴定人。

  (二)从我国司法鉴定制度看鉴定结论的本质与要求

  我国实行混合制司法鉴定制度,鉴定人实质上已经扮演当事人的专家证人角色,因而我国的司法鉴定实际上兼具了英美法系专家证人与大陆法系鉴定人制度的特点。从理论上讲,司法鉴定结论是以科学理论为依据、以科学方法和设备为手段形成的,具有科学性和专业性的特征。从鉴定结论产生的过程来看,鉴定结论是鉴定专家针对司法人员的委托,对案件中所涉及的专业技术问题所进行的专业性判断。鉴定结论的得出,必须要经历鉴定的启动环节(委托)、鉴定人的检查和分析环节、鉴定结论的提出环节。

  鉴定的启动环节,是处理案件的司法人员根据当事人的申请,就案件中的专门性问题决定启动鉴定程序;或者是司法人员在办理案件过程中遇有专业问题,依自己的知识和经验难以把握,依职权决定启动鉴定程序。司法人员在启动鉴定程序面临两个重要的问题:首先,需要对拟提起鉴定的事项是专业问题还是司法鉴定进行判断,属于专业问题而非司法鉴定便可以确定启动鉴定;其次,在决定启动鉴定后,需要遴选鉴定机构和鉴定专家,因而司法人员对鉴定名册中的鉴定机构及鉴定人的资格进行审查,挑选合适的鉴定机构和鉴定专家。

  鉴定人的检查和分析环节是鉴定结论产生过程中的核心环节。鉴定人要保证鉴定结论的科学性和准确性,首先需要设计和选择恰当的检查、鉴定方法;其次,对鉴定对象进行全面、客观而科学地观察、检查,并对检验结果加以记录,这其中可能会用到辅助的科学仪器和设备,以保证检查结果的准确和可靠;最后,对观察和检测得到的结果和数据,结合相关学科的理论和经验加以分析,提出鉴定人的科学分析意见。

  鉴定结论的提出环节是鉴定人在前期鉴定的基础上,汇总委托单位委托的鉴定事项、鉴定资料、观察检查结果和数据、结合专业理论和经验对专门性问题判断的意见,最终按照鉴定文书的书写要求,制作正式的鉴定文书。

  通过以上对鉴定的三个要素性环节的分析不难发现,三个环节中都是围绕科学知识和专业经验来进行的,无论是司法人员对鉴定机构、鉴定人的遴选,还是鉴定专家采用的鉴定方法、对专门问题的分析判断,乃至最终鉴定文书的撰写,都不例外。

  (三)鉴定结论的本质及其对科学的要求

  综上所述,鉴定结论是否能够为法庭采用,取决于案件的审理法官,因为它只是一种是证据。而法庭对鉴定结论的审查,是从鉴定人的资格和鉴定方法两方面进行的,注重的是科学性。无论是英美法系的专家意见,还是大陆法系以及我国的鉴定结论,其本质都是相关领域的专家为法庭审理的案件涉及的专门问题所提供的专业性意见,是专业人员运用其掌握的科学知识和实践经验,对涉案专门问题所做的科学分析与解释,是专业人员的专业判断结论,其所解决的是对事实情况的科学认定而非法律认定。司法鉴定的本质是鉴定人在司法人员委托之下,运用自己所掌握的科学知识和经验,对案件中的专门性问题进行的科学分析和识别活动,司法鉴定结论的生命力在于其科学性。鉴定结论的科学性是区别于其他证据的本质属性。

  二、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和科技

  既然科学性是鉴定结论的本质属性,那么什么是科学?而且我们在讨论鉴定结论的时候,总是会提到技术,那么什么是技术?这两个概念没有研究清楚,就不可能搞清楚鉴定结论的科学属性,更不可能提出如何保障鉴定结论的科学性的方法和制度。不过,科学和技术都是哲学范畴的概念,我们必须要从哲学的角度予以研究。

  (一)何为科学

  科学一词在我国自古有之,不过,中国古典文献中出现的“科学”用例都不是science意义上的“科学”。比如,乾隆五十五年(1790)奉敕编纂的《钦定千叟宴诗》中有一段关于钦天监那永福的记述:“欧逻巴州西天西意达里亚(欧洲西边的意大利),臣所栖六城以地中海,高墉架海横天梯,人有医、治、教、道四科学。”将“科学”用来对译science的用例率先出现在日本。“科学”在中国的兴及实际上发生在大批留日学生归国之前。继康有为戊戌变法前在书中征引日文“科学”一词之后,梁启超在日本、王国维在国内相继使用“科学”一词。1900年后,杜亚泉、钟观光、虞和钦等有过日语学习经历的学者开始频繁使用“科学”,不通日文的严复1902年起也开始大量使用“科学”,加上章太炎、马君武、鲁迅等赴日学人的推波助澜.“科学”很快就取代了“格致”,并对此后的新文化运动以及唯科学主义思潮的兴起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有很多学者都给科学下过定义。比如,杜兰德的科学定义是:科学者,发明天然之事实,而做有统系之研究,以定其相互关系之学也。莫尔将科学的定义表述为:人类为取得真实知识而进行的一种系统的精神探索。霍奇森认为,科学的宽泛的定义是主要的定量知识的集合体,这些知识是人通过能动的努力,以系统的和可交流的方式理解他的周围事物和他自己而建立起来的。(13)波普尔从生物学观点或进化论观点看问题,把科学或科学进步视为人类为了适应环境所采取的手段:侵入新的小生境甚至发明新的小生境。有一些权威的工具书也对科学下过定义。比如,《苏联大百科全书》对科学定义为:科学是在社会实践的基础上历史地形成的和不断发展的关于自然界、社会和思维及其客观发展规律的知识体系……从实在的事实出发,科学揭示现象的本质联系。我国《现代汉语词典》对科学的定义是:反映自然、社会、思维等的客观规律的分科和知识体系。

  我国学者李醒民认为,要给科学下一个简明而精确的定义,或者给科学程序一个充分必要的条件,或者界定科学的恰当的内涵和外延,都是相当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因为科学的内涵与外延都十分丰富,在历史上变化多端,不同学者站在不同的研究角度有各自不同的定义,而且还有一般而言的科学和科学在特定境况下所采取的特殊形式的区别。没有人能够给科学下一个完备的定义,没有人能够概括出科学的全部涵义和确立它的明晰边界。

  科学是一个极为抽象的概念,因而很难下一个准确的结论,为了便于后续的研究,我们认为李醒民教授对科学的论述比较全面:

  科学是人运用实证、理性和臻美诸方法,就自然以及社会乃至人本身进行研究所获取的知识的体系化之结果。这样的结果形成自然科学的所有学科,以及社会科学的部分学科和人文学科的个别领域。科学不仅仅在于已经认识的真理,更在于探索真理的活动,即上述研究的整个过程。同时,科学也是一种社会职业和社会建制。作为知识体系的科学既是静态的,也是动态的——思想可以产生思想,知识在进化中可以被废弃、修止和更新。作为研究过程和社会建制的科学是人的一种社会活动——以自然研究为主的智力探索过程之活动和以职业的形式出现的社会建制之活动。

  广义的科学包括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科学和思维科学。狭义的科学专指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科学和思维科学为非自然科学。虽然有学者认为,科学的外延主要限定在自然科学的范围内,当然也包括部分较多运用科学方法在形式和结构上比较接近自然科学的社会科学,一般不称人文学科为科学。不过,在诉讼中所涉及的专门性问题,由于涉猎学科广泛,世间万物无所不包,无所不及,人文社会科学和思维科学的问题,仍然会成为诉讼中的专门性问题。即使是非科学的问题,同样可能成为诉讼中的专门性问题。科学的本义是“分科之学”,她以分类为基本特征,永无止境地进行探索,无限地逼近真理。“鉴定结论具有科学性”这句话,从科学的定义来看,并不意味着鉴定结论就是正确的,而是鉴定结论是通过科学方法探究的结果。因此,鉴定结论的科学性到底是什么,值得认真研究。

  (二)何为技术

  与科学一样,技术一词在中国古代文献中早已出现。比如,在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医方诸食技术之人,焦神极能,为重糈也。”《汉书·艺文志·方技》中亦有“汉兴有仓公,今其技术晻昧”。这些话语中的“技术”一词均作“技艺”或“方术”讲。在中国,要考问何人、何时、何处开始采用technology意义上的“技术”,还是一个有待仔细考证的问题。

  与“科学”概念类似,“技术”也是包容量大、含义丰富且多变的概念。不同的学者站在不同的立场定义各不相同。比如,海德格尔认为,技术是目的的工具,技术是人的行为。技术不仅是手段,而且是一种解蔽方式。具有启发作用的认识乃是一种解蔽,而认识则是对某物的精通和理解尽。海德格尔的定义是对技术概念进行的哲学和认识论的阐述。邦格认为,技术是这样一个研究和活动领域,它旨在对自然的或社会的实在进行控制或改造。技术的分支有物质性技术、社会性技术、概念性技术、普遍性技术。邦格的定义意在揭示技术的内涵和外延。《自然辩证法百科全书》中对技术定义为:人类为了满足社会需要而依靠自然规律和自然界的物质、能量和信息,来创造、控制、应用和改进人工自然系统的活动的手段和方法。《现代汉语词典》将技术解释为:人类在认识自然和利用自然的过程中积累起来并在生产劳动中体现出来的经验和知识。

  李醒民先生总结认为,技术可以是资源、设备、机器、工具、制品、废料,也可以是工艺、流程、规则、方法,还可以是活动、行为、过程,甚至可以是知识、技能、创意、观念。对于这样的大概念,也无法下一个令人满意的定义。不过,人们还是从各个角度力图领悟它。依据拉普等学者的资料和研究,这些定义可以分为六大类:哲学的(力图把握技术的超社会、超历史的本质,以理解技术的哲学意义)、社会学的(把技术视为社会的一个决定性的方面,侧重技术的社会价值特征)、人类学的(把技术看作人类活动)、历史学的(视技术为历史的产物,是历史性和超历史性的统一)、心理学的(把技术和人的心理状态联系起来,突出技术的主观因素)、工程技术的(这类定义直观、实用,但不具有普遍意义)、系统的(有人把技术分为自然技术、人类技术、社会技术,有人则把技术视为对象、知识、过程、意志)等。

  (三)何为科技

  科学和技术是既有区别又有联系的两个哲学概念。科学与技术发展到今天,既相互区别、对立,又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并与社会经济生产构成了一个辩证统一的整体,以致在某种意义上人们可以把两者统称为“科技”一词而不作任何区分。事实上,当代科学与技术的发展日趋一体化,呈现出科学技术化和技术科学化的态势。但是在学术研究和政策解构层面,需要对科学与技术的互动方式有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如果对两者之间的关系不作区分就会造成认识上和实践上的偏差。

  关于科技一词的使用情况,很难作精确的历史考证。在清末和民国时期,甚至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文献中,几乎看不到“科学技术”这一术语。直到20世纪50年代,我国制定了《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并于1957年成立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以后,“科学技术”一词才见诸文献和国家领导人的讲话中,随后又被简称为“科技”,并沿用至今。在2006年制定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2006-2020)》中,已不再笼统使用“科技”一词,而是区分为“科学和技术”。

  通过我们前面对科学和技术的概念梳理和比较,可以认为科学和技术是两个相对独立的系统,不加区分地将二者混淆,不利于对该两个概念的理论归纳,甚至有“科学”吞并“技术”的风险。

  长期以来,在专家证据领域,我们往往是笼统地阐述专家证据应当具有科学性,但是这种科学性到底是什么,其中的含义所指又是什么,科学性中是否包含着技术性,没有人作过详细而深入的研究。笔者认为,科学证据中的“科学”,实际上已经不仅仅是局限于科学本身,也包含着技术的成分,甚至主要表现为技术。鉴定结论中的科学性是通过具体的技术表现出来的。

  三、鉴定结论中的科学性含义

  (一)鉴定结论定义中的科学性

  讨论鉴定结论的科学性,应当从鉴定结论的概念及其产生程序进行研究。

  鉴定结论的定义比较多。比如,《牛津法律大辞典》将鉴定结论(Opinionevidence)定义为:专家对争议问题,例如死亡原因等通过鉴定而提出的证据。专家基于他的专业或实践知识和经验,对他观察到的或业已查明的或者报告给他的事实作出鉴定。樊崇义认为,鉴定结论是指具有专门知识或技能的人接受委托或聘请,运用自己的专门知识或技能对案件中的专门性问题进行分析、判断后所做的论断和提出的意见。郭华认为,指鉴定人运用科学技术或专门知识对诉讼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并提供的个人意见。不同的定义还有很多,无须一一列举。但我们认为这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几个定义。考察众多的鉴定结论的定义可以看出,鉴定结论的定义总是包含以下五个因素,这五个因素都与科学性密切相关。

  第一,司法鉴定的法定程序性。司法鉴定是因诉讼过程中遇有专门性问题,凭法官的知识和经验不能认定,因而由法官依据法律规定启动鉴定的程序。司法鉴定是诉讼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的程序,是为解决案件中专门问题服务的。司法鉴定的这种程序性,受到法律的严格制约。无论是鉴定的启动、鉴定人遴选、鉴定过程和鉴定意见等,都必须受到诉讼法、证据法程序规则的规制。

  第二,司法鉴定的主体即实施司法鉴定行为的人,必须是拥有专门知识或技能的人即专家。不具有能够解决诉讼涉及专门性问题的专门知识和技能的人,就不能为法院指派或者聘请从事司法鉴定,本人不具有相应的知识和技能,即使法院指派或者聘请承担鉴定任务,也应当予以拒绝。这里拥有专门知识或技能是实施司法鉴定行为的能力或者资格。在实行司法鉴定人注册制的国家中,司法鉴定人名册管理机构应当对入册人员的这种资格进行审查。在指定鉴定人制的国家中,法院在指定鉴定人之前,应当详细考察鉴定人的这种能力。

  第三,司法鉴定的对象是诉讼中的专门性问题,既可以是具体的物,也可以是事实情况,还可以是行为。所谓专门性问题,即是除了司法鉴定和依据生活常识和一般经验法则即可作判断的问题之外的问题,这里强调的是问题的内容具有专门性,问题的分析、认定和解释具有专门性,非一般的人可以熟悉和理解。显然专门性与鉴定主体——专家是紧密相连的,与外行相对应。当然,专门性问题中,有的是科学问题,有的是非科学问题(包括伪科学和非科学)。

  第四,司法鉴定的方法包括使用科学仪器进行检测的方法,也包括不使用仪器的观察、分析方法,还包括分析、论证等逻辑思维方法。对鉴定对象进行检测、观察的方法必须是科学的,才能准确揭示鉴定对象的属性和特征,鉴定方法应当是科学可靠的方法,否则将难以保证鉴定结论的科学性。分析论证等逻辑思维方法科学可靠,才能作出科学推理,得出正确的揭示事物规律的结论。

  第五,司法鉴定的成果是意见性结论,是鉴定人的主观思维判断。从这个角度说,鉴定结论带有很强的主观性,这种主观性也是影响鉴定结论科学性、准确性、可靠性的重要因素。鉴定人对鉴定对象的观察、分析、信息反映是科学的,鉴定人分析、论证、推理的思维过程是科学的,最终这种主观的意见性结论就是科学的、可靠的。

上一页 1 2

该内容非常好 赞一个

相关文章

相关问答

我是公众
关注【遇事找法】
司法鉴定有司法鉴定?直接发布咨询(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免费营销诊断
加盟热线400-8015-358 (周一至周日 8:30-21:00)

致源司法鉴定网,中国大型的法律服务平台,最早的司法鉴定网站,能够为广大用户提供在线免费司法鉴定服务。
CopyRight@2003-2021 bgzynz.com ALL Rights Reservrd 版权所有 致源司法鉴定网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0231287号-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993-290 举报邮箱:ls@ls.cn